澪树

这里是木乃伊小姐的棺材小屋,要一起喝杯下午茶吗?

练笔【一】

·也就是所谓的随便写写
·法医sox警察ma
·私设有
·勿代三

  mafu一进办公室,今天早上来报到的新人战战兢兢的缩在墙角,天月一副视若无睹的样子在做文书工作。
  
  “ama酱,那孩子怎么了?”mafu从抽屉里摸出一包饼干啃着,“跟着歌词桑去跑了外勤,据说是看见soraru桑了,所以… …”
  
  “了解了。”一边把自己塞成仓鼠一边用力点头。作为法医,soraru上班的大部分时间是待在停尸间之类的地方的,加上白的有点不似人类的皮肤,mafu甚至能想象到新人君看到了什么样的画面。
  
  口罩也遮不住的惨白皮肤,配上冷冷的眼神...

【soramafu】非正常恋爱

· @熊熊DAZE 说了很久的双痴汉设定
·私设有
·勿代三

        mafumafu是soraru的痴汉,是一件众所周知的事,“soraru桑今天... ...”很长一段时间里,这是天月每天听到mafu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后方省略号里的内容层出不穷,不变的是少女怀春一般的语气和表情。
  
  soraru是mafumafu的痴汉,是一件除了suzumu之外没有人知道的事。第一,soraru对mafu的态度不是无视就是厌烦;
第二,除了suzumu之外和soraru走得近的人就...

【soramafu】原罪

·私设有
·有原创人物
·勿代三


  “看这孩子的眼睛啊,他一定是恶魔之子!”接生人拼命擦拭着沾满血污的双手,连应得的报酬都顾不上就丢下虚弱的产妇和婴儿夺门而逃。
  
  刚出生的婴儿有一双血红色的,还没有被这世界污染的纯粹眼睛,湿漉漉贴在头皮上的胎发是不同于常人的银白。
  
  对此感到恐慌的母亲将他丢在了贫民窟的某条街道上,没有直接将他扼杀大概是她心中还残留了一点母性。
  
  
  因为在贫民窟摸爬滚打的生活,mafu的思想格外早熟。“大叔在被仇家追杀吗?”好奇的用手指戳了戳渗血的伤口,不出意料的听到了男人隐忍的抽气声。“如你有钱的话我可以...

【soramafu】青之岛

·私设有
·勿代三
·标题担当: @铭溯(||๐_๐) ❥(ゝω・✿ฺ)

  如果一个路痴出门旅行的话,地图多半没什么用,因为他们根本就分不清东南西北。
  
  mafumafu是个典型的路痴,但是很神奇的,他非常喜欢旅游,房间里也摆满了旅游中带回的纪念品。
  
  “我觉得mafu君至今没把自己搞丢简直是个奇迹。”作为亲友的天月这么说过,当场被mafu抢走了蛋糕上的草莓,“因为大魔法师有回家的魔法嘛嘿嘿嘿~”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魔法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这只不过是中二少年mafumafu给自己加上的美妙设定而已。真实的情况是——mafu随心...

【soramafu】我在

·私设有
·勿代三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要麻烦soraru桑了。。。。。”在冬夜寒风里听起来支离破碎的纤细声音,soraru一手抱着便利店的纸袋,另一手拖过mafumafu的行李箱,“进去说吧。”
  
  听到多年不见的青梅竹马要转校并搬来和自己同住,soraru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反而是mafu不安的绞着手指,“如果soraru桑觉得困扰的话。。。。。”我可以自己去找地方住的,后面半句话因为soraru把行李拎进客房的举动而被吞了回去。
  
  mafu不知道的是,即使分别多年,soraru...

【soramafu】你会爱我吗?

·勿代三

  mafu喜欢soraru,无论是日常还是推特上的言论里都充分的体现了这一点。不过soraru对此的回应大部分是【恶心】【把mafu君block掉了】。虽然现在态度好了不少,但到目前为止,他都没有回应过mafu的这份感情。
  
  自己和soraru成为恋人这件事,在mafu的认知里,和蓝色蔷薇是一样的,【虚空幻谈】,蓝色的蔷薇是不存在的。mafu对天月道出了自己的想法,天月一边看着歌词太郎发来的消息一边安抚他,“如果soraru桑对你一点意思都没有的话就不会巧克力给你了,别人都只收到了硬币哦。”确实如此,他们甚至有对方家里的备用钥匙,但他们的关系目前止步于朋友,...

【soramafu】万圣节小段子

嗯,挺短的,大家将就着看吧【哈欠】

“不给糖就捣蛋!soraru桑请给我糖果!!!”mafu不知从哪找来了大魔法师的服装,帽檐宽宽的尖顶帽看起来相当可爱,然而soraru依然保持着相当大爷的姿势坐在沙发上涂地板,“soraru桑!trick or treat!”mafu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揪着soraru的衣角,摆出一副不拿到糖果誓不罢休的表情。
刚好soraru打完了游戏,“没有糖果,下次补给你。”相当敷衍的语气,mafu嘟起了嘴,“不过。。。。。。这帽子真碍事~☆”soraru伸手将尖顶帽推开,咬上了mafu的嘴唇
“////////犯规”

【soramafu】夜来香

·ooc
·勿代三

mafumafu在餐厅里等待着要见面的人,小块重乳酪蛋糕的对面是冒着热气的清咖,银色的叉子把蛋糕戳得千疮百孔。

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在他对面坐下,mafu头也不抬,“我有约了,找男人的话出门右转红灯区不谢。”男人的原本恭敬的表情顿时崩塌了,拍着桌子站了起来“你。。。”【嘭!】【咚!】

有一瞬周围的人并没有发现那两个声音的来源,mafu慢慢的抬头,示意那个男人看看桌面。还沾着奶油酱的叉子直直的钉在男人的手背上,大约是因为手法太过漂亮,他甚至没有感觉到疼痛。

邻桌一位女性发出的尖叫仿佛某种信号,临街那一面的落地窗碎裂开来,mafu相当淡定的钻到了...

【soramafu】樱草

·勿代三

不良少年的脑回路总是很难理解的,好比现在,平时连走路都嫌累的soraru正在全力奔跑,因为他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惹毛了街头的不良少年。虽然真的要打起来的话,soraru未必会输,但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他选择了跑路。

  拐进一条安静的小街,身后追逐的人暂时被甩开了,soraru果断的推开了离自己最近的一扇深棕色的木门。“嘭!”动静太大以至于吧台里打着瞌睡的服务生一头撞在了桌上,对方揉着额头和气喘吁吁的soraru对视了半分钟,然后把soraru推进了吧台后的更衣室里,食指贴着嘴唇做出了噤声的示意。

soraru抱着背包在更衣室里听着外面的动静从小到大再到平...

【soramafu】白罂粟

·勿代三
 

大概是很久以前?まふまふ不记得了,まふ经常会忘记事情,也许前一秒决定了【我要买布丁!】,但是下一秒就会站在货架前茫然的想自己到底要什么;昨天还一起讨论问题的同班同学,第二天早上笑着向他打招呼,まふ也会一脸茫然的说“我们认识吗?”

  有着常年友谊的天月开玩笑说过【说不定まふ君上辈子是金鱼呢,只有七秒的记忆力】天月从来没有介意过まふ的这种症状,每次まふ出现茫然的表情时都会很耐心的跟他说,“我是天月哦,まふ君的好朋友,你的手帐里有我们的合影,所以我不是要拐卖你的怪哥哥。。。。”

まふ有一本很厚的手帐,【不想忘记的事就记在里面】,そらる把漂亮的本子递给他时是这样说的,...

我关注的人

© 澪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