澪树

这里是木乃伊小姐的棺材小屋,要一起喝杯下午茶吗?

练笔【一】

·也就是所谓的随便写写
·法医sox警察ma
·私设有
·勿代三

  mafu一进办公室,今天早上来报到的新人战战兢兢的缩在墙角,天月一副视若无睹的样子在做文书工作。
  
  “ama酱,那孩子怎么了?”mafu从抽屉里摸出一包饼干啃着,“跟着歌词桑去跑了外勤,据说是看见soraru桑了,所以… …”
  
  “了解了。”一边把自己塞成仓鼠一边用力点头。作为法医,soraru上班的大部分时间是待在停尸间之类的地方的,加上白的有点不似人类的皮肤,mafu甚至能想象到新人君看到了什么样的画面。
  
  口罩也遮不住的惨白皮肤,配上冷冷的眼神,以及手中沾满深红色、白色不明液体的锯子,确实… …对于新人来说太刺激了
  
  “其实soraru桑没那么可怕啦,新人君要吃饼干吗?”被无视了,理所当然的,受到的惊吓可不只是恐怖片的级别呢。
 
  “吱呀————”
  “哇啊啊啊啊啊!!!”
  
  办公室年久失修的门发出很惊悚的声音,和新人君的惨叫形成了二重唱。
  
  “吵死了,要被解剖的话就从那边头朝下跳出去,我保证温柔对待你的尸体。”
  
  新人:“ค(TㅅT)ค”
  
  “soraru桑~验尸辛苦了,接下来就交给大魔法师侦探mafumafu——啊!!!”中二的话语还没说完就被硬生生的变成走了调的惨叫,因为soraru把验尸报告按在了mafu左脸的伤口上。
  
  “只有脸算是可取之处的人给我去处理伤口。”
  “是… …”
  
  医务室的ron酱“温柔”的把酒精棉按在mafu脸上,让人不禁怀疑这个警察局里穿白大褂的人是否都如此… …嗯,变态。
  
  “不要沾水哦,这是五天份的消炎喷雾,还有…  … ”如果这时候不制止大概要听两小时左右的唠叨。
  
  “是是,下次请ron酱喝蔬菜汁可以吧?”乖巧的点头接过一板药片,mafu湿漉漉的红色眼睛从下往上看着ron酱。
  
  明明知道那是因为消毒时疼痛而产生的生理性泪水,ron酱绷起的脸仍然放松了,“走吧走吧,长了张这么好看的脸都用来坑蒙拐骗了……… ”
  
  mafu吐了吐舌头,顺手拿走了一块巧克力,在ron医生举起注射器准备丢过来之前溜出了医务室。
 
  

感觉soraru很适合穿白大褂,走神时冒出的脑洞

热度(34)

© 澪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