澪树

这里是木乃伊小姐的棺材小屋,要一起喝杯下午茶吗?

【soramafu】原罪

·私设有
·有原创人物
·勿代三


  “看这孩子的眼睛啊,他一定是恶魔之子!”接生人拼命擦拭着沾满血污的双手,连应得的报酬都顾不上就丢下虚弱的产妇和婴儿夺门而逃。
  
  刚出生的婴儿有一双血红色的,还没有被这世界污染的纯粹眼睛,湿漉漉贴在头皮上的胎发是不同于常人的银白。
  
  对此感到恐慌的母亲将他丢在了贫民窟的某条街道上,没有直接将他扼杀大概是她心中还残留了一点母性。
  
  
  因为在贫民窟摸爬滚打的生活,mafu的思想格外早熟。“大叔在被仇家追杀吗?”好奇的用手指戳了戳渗血的伤口,不出意料的听到了男人隐忍的抽气声。“如你有钱的话我可以去帮你找医生。”
  
  可爱的声音和平淡的语调搭配起来意外的合适,mafu拨了一下快要挡住眼睛的刘海,神情冷漠。
  
  “你有名字吗?”
  “请叫我mafumafu。”
  “要跟我走吗?我可以给你食物和住的地方。”
  “我要拿什么来换?”
  “你的时间。”
  “........好”
  
  “早上好,soraru桑!”热情的扑上黑发的少年的后背,被撞得一个趔趄的人专注的看着手机,微微点了点头算作回应。
  
  大mafu四岁的医大生,虽然还远远够不上主刀医生的资历,但他私底下帮【父亲】处理了不少见不得人的伤患。
  
  “soraru桑以后会去给树帮忙吗?”【父亲】有“辻树”这个名字,他只允许mafu叫他后面的名字。
  
  “辻先生会让我去上大学也是一种投资,”soraru把手机放进口袋,“与其找那些只要拿钱就什么都肯说的不靠谱密医,倒不如花时间培养一个忠心的私人医生。”
  
  “但那样的前提是,树只把soraru桑当做医生来培养吧?”mafu瞄了一眼soraru斜挎着的背包,里面除了教科书,大概还有一些见不得光的东西。
  
  “辻先生似乎不希望你接触到这些东西。”soraru修长的手指比成枪型,轻轻的顶在mafu的额头上,“搞不好某天你就.......”无声的做出【嘭!】的口型,mafu非常配合的仰头。
  
  “虽然树的命令很重要,但是soraru桑对我来说更重要,因为......”soraru转身将mafu丢在原地,好像那样就可以无视mafu接下来的话, “......我对soraru桑可是一见钟情啊。”
  
  每个月总有一天soraru像往常一样去大学上课,回去的时候把书包夹层里的信封丢进早已废弃的邮箱里,之后自有人来接收“货物”。
  
  但是今天他把手伸进夹层时摸了个空,冷静的表情之下是混乱的心绪。拼命地思索着有可能弄丢“货物”的地点,然而毫无头绪。
  
  “soraru桑在找这个吗?我今天早上借走了哦~” mafu把信封塞进邮箱,抬头向着某个方向看了看。
  
  “呼,呼......”mafu不擅长运动,光是被soraru带着跑就已经很辛苦了,“soraru...桑!”mafu用力甩开soraru攥着他手腕的手,大口喘着气。
  
  “你疯了吗?”soraru抓着他的领子强迫两人的视线对上,原本那条街就是因为荒废所以才被选为交货地点的,但是soraru刚才顺着mafu的视线看到了一个安装的相当隐蔽的监视器。
  
  毫无疑问的,mafu的脸和行为都被如实的记录下来了,也就意味着条子会很快找上门来....
  
  “soraru桑明明平时做事都很细心的,这次却没有发现,因为某种惯性思维吗?”mafu慢慢的掰开soraru的手,抚平出现皱褶的衣领, “所以带我逃吧,去哪里都可以。”
  
  
  电车里的人很少,mafu靠在他肩上打瞌睡,安稳的好像两人是出来短途旅游的一样。
  
  “虽然阳光下的沙滩也很棒,不过我更喜欢这样。”阴天的沙滩散发着潮气,透出荒芜的氛围。mafu踏着小跳步,顺着海岸线走着,污浊的海水打湿了他的鞋子。
  
  远处传来警车的鸣笛,mafu从书包里拿出一样东西塞进soraru手里,“soraru桑现在杀掉我的话,所有的事情就结束了。”
  
  “虽然很好奇你是怎么带着这东西通过安检的,但那些都不重要了......”soraru用力抱了抱mafu,仿佛即将分别的情人那样深情。
  
  “所以呢?后面的事情呢?”年幼的孩子晃着老人的手,“辻爷爷把故事讲完嘛!”“那之后就没有见过他们了哦。”辻树露出回忆的表情。
  
  soraru将冰凉的刀刃送进了自己的心脏,mafu抱着他的尸体沉入了深海,虽然没有看见,但辻确信,mafu的表情一定是笑着的。
  
  他们只不过是犯下了原罪而已。
  
  
  

热度(36)

© 澪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