澪树

这里是木乃伊小姐的棺材小屋,要一起喝杯下午茶吗?

【soramafu】我在

·私设有
·勿代三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要麻烦soraru桑了。。。。。”在冬夜寒风里听起来支离破碎的纤细声音,soraru一手抱着便利店的纸袋,另一手拖过mafumafu的行李箱,“进去说吧。”
  
  听到多年不见的青梅竹马要转校并搬来和自己同住,soraru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反而是mafu不安的绞着手指,“如果soraru桑觉得困扰的话。。。。。”我可以自己去找地方住的,后面半句话因为soraru把行李拎进客房的举动而被吞了回去。
  
  mafu不知道的是,即使分别多年,soraru依然通过父母断断续续的了解他的消息。mafu的父母都是相当忙碌的人,一年到头也没有几天待在日本,原本就缺爱的mafu在校园欺凌的催化下变成了这副郁郁寡欢的模样。。。
  
  mafu的行李少的可怜,硕大的行李箱竟是书和玩偶占了大半,soraru看了看空无一物的冰箱和纸袋里一人份的晚餐,“我们出去吃吧?”mafu过了几秒才点头说好,眼神看起来空荡荡的。

  第一次看见mafu露出那种眼神是在小学的家长开放日里,从满满的期待到后来的失望,最后是空洞。那时的soraru还没有学会如何安慰别人,只能小心的握住mafu的手。
 
  放学的时候没有人接送,生日的时候看着蛋糕上的蜡烛一点点烧到底没有人为他唱生日歌,在学校受到欺负一个人处理伤口。。。mafu的世界只剩下他自己了,银行卡上多出来的数字是冷的,什么都是冷的,就像是站在毫无遮挡的冰原中央,mafu清醒的看着自己一点点被寒冷吞噬。
  
  “唔。。。”不小心趴在桌上睡着了,台灯柔和的灯光在墙上打出孤独的影子,10月17日深夜11:56分,再过四分钟mafu就要过生日了。去喝一杯牛奶然后睡觉吧,反正也没有人会祝贺他。
  
  厨房里还亮着灯,mafu看着soraru从烤箱里拿出刚烤好的戚风蛋糕,“马上就是mafu君的生日了,要许愿吗?”soraru并没有问mafu为什么还没有睡,而是把插了蜡烛的蛋糕放在桌上,墙上的挂钟刚好指向零点。
  
  “生日快乐,mafu君。”非常平淡的祝福,却打开了mafu的某个开关,“呜。。。。”喉咙里发出小声的呜咽,soraru从背后轻轻揽住他,温暖的手罩在mafu的眼睛上,“我没有看见,所以没关系。”温热的液体打湿了soraru的手心。

到冬天了,大家都要多穿点衣服哦|。•ω•)っ
  

热度(51)

© 澪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