澪树

这里是木乃伊小姐的棺材小屋,要一起喝杯下午茶吗?

【soramafu】白罂粟

·勿代三
 

大概是很久以前?まふまふ不记得了,まふ经常会忘记事情,也许前一秒决定了【我要买布丁!】,但是下一秒就会站在货架前茫然的想自己到底要什么;昨天还一起讨论问题的同班同学,第二天早上笑着向他打招呼,まふ也会一脸茫然的说“我们认识吗?”

  有着常年友谊的天月开玩笑说过【说不定まふ君上辈子是金鱼呢,只有七秒的记忆力】天月从来没有介意过まふ的这种症状,每次まふ出现茫然的表情时都会很耐心的跟他说,“我是天月哦,まふ君的好朋友,你的手帐里有我们的合影,所以我不是要拐卖你的怪哥哥。。。。”

まふ有一本很厚的手帐,【不想忘记的事就记在里面】,そらる把漂亮的本子递给他时是这样说的,まふ在第一页上用蓝色的笔写上了【そらる桑是我最崇拜的人】旁边贴了一张まふ偷偷拍下的照片,午休时撑着头翻书的そらる。

  午间的阳光格外的宠爱这名少年,滑过长长的睫毛,轻轻的落在骨节分明的手指上,近乎完美的构图。

  幼年时父母也因为担心而带自己去医院做过检查,医生说是某种微量元素缺乏,学名很长,まふ不记得了。他一边向好友解释自己的病症一边从几个药瓶里倒出五颜六色的药片,小小的一把攥在手心里,一口吞下。

  某一天,他们的同校同学自杀了,“听说那个人喜欢同性欸,所以在学校一直被欺负”“呜哇,超恶心的”校内充斥着流言蜚语,まふ不知为何显得有些不安,连最喜欢的鲜奶冰淇淋都没有吃完,一直埋头在手帐上写写画画。

  过了几个星期,那个同学的事就已经被所有人淡忘,因为更加爆炸性的事件出现了。【そらる自杀了】,作为目击者的まふ被警察多次问话,精神状态相当差,父母为他请了长假。そらる用小刀刺穿了自己的心脏,书桌上有一封简短的遗书,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自然,又那么的不自然。

“客人是喜欢黑巧克力吗?这里有很多推荐的品牌哦!”销售员热情的声音将まふ从出神的状态唤回,他手里捏着一盒黑巧克力,“啊,不是的”他将手里的黑巧克力放下,向出口处走去,明明自己喜欢吃白巧克力,为什么会不由自主的拿起来呢?

まふ的书桌上,手帐被风吹开了,第一页的地方只剩下了没有被撕干净的纸片,以及一小块深褐色的斑点。

我想说的话: 花语是【在伤痛中遗忘】,但我觉得这篇文里并没有刻意写到伤痛,所以选择了只有【遗忘】含义的白罂粟。或者从另一个角度说,まふ因为遗忘,所以连伤痛都感觉不到了

热度(24)

© 澪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