澪树

这里是木乃伊小姐的棺材小屋,要一起喝杯下午茶吗?

作为一个取名废我实在想不出什么好题目了

•万一ooc了请不要打我
•谁都好请帮我想一个题目
•如果你喜欢的话请夸我(^・x・^)

“可恶。。。。。”soraru这几天的气压比平时低了不止一个度,导致的后果就是周围五米之内完全没人敢靠近他。不,还是有一个人的,“mafu,等。。。。。”天月的制止还没说完,白发的少年就义无反顾的扑向某位大魔王,然后不出意外的挨了一记眼刀+毒舌数句,“soraru桑心情不好的话,让大魔法师施一点魔法就好啦~~~”完全不见挫败的语气,天月和伊东歌词太郎对视一眼,两方都是相当无奈的笑容,真是败给mafu了。
“于是呢?导致我们的大池面soraru心情不佳的原因是什么?”伊东端着午餐盘在soraru对面坐下,细长的眼睛里满是笑意,“mafu已经被天月拉走了不用担心”soraru略微游移了一下视线,终究是敌不过好友正能量满满的笑容。
困扰soraru的事其实没有众人想象的那么。。。。重口味,但连着一个礼拜每晚做噩梦也够呛了,soraru揉着微微发疼的太阳穴,眼睛下方有着浓重的黑眼圈,“。。。。。。”伊东在桌底下拼命掐自己,要是在这种时候笑出来可不是被毒舌几句就能解决的。不过,以抖s出名的学生会干部soraru大人居然会做噩梦?平时他的毒舌就是很多人的噩梦了啊。。。。soraru看着好友变幻莫测的表情,也大概猜到了一些,“所以你有什么办法吗?”“这个嘛。。。。。。”完全是在看好戏的语气,soraru翻了个白眼,想起某位不负责任的会长留下的大堆文件,吃掉最后一口饭,端着餐盘头也不回离开了餐厅。
说是噩梦也不为过吧,血红的天空,留着长长卷发的,看不清脸的女子发出嬉笑,“呐,留下来吧~留下来吧~”然后soraru就会满头大汗的醒来,然后无法再次入睡,女子离他的距离一天比一天近,染着寇丹的指甲几乎抓上他的脸。“叮铃~”清脆的铃铛声响起,soraru回过神,放学时伊东交给他的御守从书包里掉了出来,静静的躺在桌上,[睡觉之前挂在床头就好了]友人的交代就只有这么简单的一句话。仔细看的话,上面的刺绣非常精致,相互缠绕的线条组成一只奇异的生物,“完全看不出来是什么。。。。。”随手把御守放在枕边,多日堆积起来的疲倦将他带入了梦中的世界。
好像。。。。有人在唱摇篮曲,非常轻柔的声音,梦中不见了诡异的女子,只有一片闪耀的星空。微凉的手盖住他的双眼,“睡吧,soraru。。。。。”
soraru在闹钟响起之前睁开了眼睛,一夜的好眠让他觉得舒服了很多,于是很多学生就目睹了让他们觉得极其惊悚的一幕,面对堵在校门口向自己告白的女生,soraru并没有像以前一样毒舌,而是非常委婉的拒绝了对方。
“睡了一觉就转性了?”面对luz的调侃,soraru忍了忍才没一巴掌拍到那头金毛上,“话说,那家伙怎么了?”顺着soraru的视线看去,平时会非常热情的扑上来的mafumafu今天一脸无精打采的伏在桌上,天月伸手顺了顺那头白毛,语气轻快,“只是吃多了而已,很快就会好的。”soraru的嘴角抽了抽,“胃不好还折腾自己,mafumafu果然是笨蛋吗?”mafumafu有气无力的哼唧了几下。
mafumafu是一只梦貘,就是传说中吞食梦境的神兽,它们会发出摇篮曲般的叫声让人更加沉睡,然后吃掉人们的噩梦,这个秘密只有天月和歌词知道。“呜~~~~人家明明是为了soraru桑才吃撑的。。。。”mafumafu趴在天台边缘,天月和歌词很安定的靠在一起听他抱怨,“反正你被他毒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应该已经习惯了吧~”伊东歌词太郎同学,你真的是在安慰人吗!?天月把mafu扒下来,拖向教室,“下午的课要开始了,歌词你也快点。”
mafumafu伸手在抽屉里寻找笔记的时候碰到了一个像是纸盒的东西,是一盒胃药,上面还有相当眼熟的字迹【注意身体】。视线投向斜前方挺拔的背影,mafumafu用教科书遮住上扬的嘴角。

热度(17)

© 澪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