澪树

这里是木乃伊小姐的棺材小屋,要一起喝杯下午茶吗?

【情人节雷卡糖罐】情人节巧克力和雪花更配哦

·抱歉这篇写的不太好,可能尝起来没那么甜【土下座】



“卡米尔最近心情不好吗?”某天的午休小聚会,金啃着饼干这么问道。

倒不是金最近变敏锐了,而是卡米尔的反常太过于明显,连一向迟钝的金都发觉了他的异常。

在这家咖啡厅里,卡米尔是当之无愧的最佳员工,从不迟到早退,点单快速准确,做的好咖啡烤的好甜点,还经常帮店长一起去进货。

就是这样一个模范员工,最近变得越来越反常。第一件反常的事发生在一星期前… …

那天轮到紫堂幻去开门并且打扫卫生,通常他们到的时候会看到卡米尔靠在店门口发呆,因为他总是到的最早。可是这天等紫堂把店内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才想起来哪里不对劲的时候,卡米尔一路小跑冲进了更衣室,脖子上空荡荡的。


卡米尔今天居然没有早到,而且没有戴从不离身的红围巾!紫堂幻不得不摘下眼镜用力擦了擦以确保自己没有看错,他确实没有看错。

这件事并没有被大家放在心上,毕竟谁都有睡过头的可能,没戴围巾也可能是出门时太着急忘记了。

但是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大概,也许… …就不能用偶然来形容了吧。


比如大前天,卡米尔烤焦了做黑森林蛋糕要用的海绵蛋糕,两次。

比如前天,他把伏特加加进了客人点的卡布奇诺,“我以为单子上写的是爱尔兰咖啡。”

比如昨天,店长让他看着炖煮糖苹果的锅子,结果等店长回来时,满满一锅苹果块变成了苹果酱,散发着焦香的那种。

比如今天上午,卡米尔把新买的白色桌布丢进了洗抹布的脏水桶,刚好格瑞路过才没让整块桌布被染成灰色。紫堂幻正在用各种牌子的洗衣液处理它,好让那块污渍看起来不那么明显。


还有现在,明明磨豆机里面已经没有咖啡豆了,但是卡米尔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下,仍然持续着磨咖啡豆的动作,脸上的表情虽然仍旧是那副冷若冰霜的样子,眼神却十分呆滞,显然已经完全神游中了。

 

总之这一周以来卡米尔的状态很不对劲,凯莉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勺子利落的戳进蛋糕,挖起一大勺奶油塞进嘴里,口齿依然清晰,“青春的烦恼啊,金你大概是不会懂得吧~因为你很顺利嘛。”勺柄意有所指的在空气里画了个爱心,充满了搞事的气息。

 

同桌的其他人露出心下了然的表情,只有金仍是那副不开窍的懵懂表情,“青春的烦恼,难道卡米尔生长痛了吗。。。。。。唔。”然后被格瑞塞了一整块杯子蛋糕。

 

很显然卡米尔的烦恼绝不可能只是区区生长痛,毕竟最近他的身高也没有什么显著变化。

 

“卡米尔你最近到底怎么了嘛?”扑面而来的直球提问,即使是卡米尔也忍不住扶额叹气,“什么都没有。。。。。。这么说你也不会相信的吧。”面对金充满问号和闪光的眼睛,没人会忍心撒谎的,凯莉如是说道。

 

“如果是金的话,情人节会给亲近的人送巧克力吗?”卡米尔揉着第二天店里要用的面团,后厨暖烘烘的,金放下最后一箱烘焙原料,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我每年都会给姐姐和格瑞准备巧克力!虽然格瑞不喜欢甜的东西,但是黑巧克力他会收下的。”

 

“卡米尔没有给亲近的人准备过巧克力吗?”金也开始帮忙准备明天店里要用的东西,挑拣各式坚果,所以完全没有注意到卡米尔闪烁的眼神。

 

“因为大哥每年都会受到很多来自女性的巧克力,所以没必要再送了。”理智到有些不近人情的想法,尽管卡米尔每年都会买一份巧克力,不过基本上最后都是自己吃掉的。很普通的牛奶巧克力,神经质一样将整板巧克力掰成碎块,再吃掉,廉价的巧克力因为体温而微微融化,黏在指尖,留下令人不快的触感。

 

“但是这是特别的呀,对于你和对方来说,就算已经收到了很多巧克力,卡米尔的那份一定是特别的!”确实是思考回路一条直线的金会说出来的话,卡米尔用沾满面粉的手指戳了戳金的脸,“我会好好参考你的意见的。”

 

二月十三日,店里聚起了一些常客,因为情人节前日店里有巧克力教室的活动,可以在店员的指导下做出很棒的巧克力。卡米尔本来是不当班的,但是拗不过金的坚持,“今年就亲手做一份巧克力送出去嘛,你大哥一定会高兴的。”

 

说是手作巧克力,其实也不过就是把超市买来的巧克力隔水融化,按喜好加进砂糖,牛奶,坚果,以及其他配料,店员的工作不过是在旁边帮忙顺便防止出现意外情况。

 

卡米尔搅拌着盆里的巧克力,没加入牛奶的黑巧克力,散发着苦闷的香味,没加入任何甜味的调料,而是放了两茶匙的红酒。模具是再普通不过的方形,和周围奇形怪状的模具相比甚至产生了一种不合群的朴素感。

 

卡米尔下班的时候,雷狮靠在车门上,正在点烟。打火机的火光照亮了他的侧脸,“大哥的工作没关系吗?”卡米尔坐进副驾驶,没有忘记系上安全带,但他还没有想好如何送出那盒巧克力。

 

车厢里的空气有些沉闷,雷狮专心的开车,刚点的烟在卡米尔上车的时候就掐掉了,只留下淡淡的烟草味。

 

“吃巧克力了?”等红灯的间隙,雷狮问道,“嗯?”卡米尔从窗外收回视线,刚转过头来就看到了雷狮凑近的脸。太近了,不过雷狮只是凑过来在他衣领处嗅了嗅,“有巧克力的味道。”

 

“今天店里有巧克力教室的活动。”卡米尔将车窗打开一条缝,想给发热的脸降降温,然后,有冰凉的东西飞到了他的脸上。

 

“下雪了。。。。。。”尽管已经过了看见下雪就会兴奋的年纪,卡米尔还是被吸引了目光,不过城市里的雪又小又薄,落在地上很快就化成了水。

 

雷狮将空调开得高了些,“明天还兼职吗?”卡米尔恢复了端正的坐姿,“明天我轮休。”

 

“那么我们去郊区看雪。”

“好的,大哥。”

 

到郊区的时候雪下的很大了,厚厚的,卡米尔裹紧了围巾,冷不防被雷狮从背后推了一把,起身时他抓了一把雪丢过去,两个人仿佛一下子回到幼儿园的年纪,尽情的打了一场雪仗。

 

两个人回到车上的时候都湿漉漉的,卡米尔抽了几张纸巾仔细擦干了头发,雷狮胡乱擦了几下,瞄到了车上的时间,零点过五分钟。

 

“卡米尔,情人节快乐。”

 

和雷狮眼睛有着同样颜色的礼物盒被递了过去,“大哥。。。。。。”

 

 





 @迎风吃药 
对不起拖了脑丝们的后腿><

 


热度(158)

© 澪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