澪树

这里是木乃伊小姐的棺材小屋,要一起喝杯下午茶吗?

【そらる生日贺文】爱丽そ梦游仙境

●如题【笑】

●今年的红茶放飞自我了www


“难以置信… …”そらる瞪着面前一身正装的まふまふ,对方的礼帽下探出一对雪白的兔耳,正随着走动不停的摇晃,边走边自言自语地说:“哦,天哪,我太迟了!”


他走向一旁大树下的兔子洞,不停的回头看そらる有没有跟上来,そらる显然并没有把自己当成爱丽丝,他甚至准备躺在草地上再睡一觉。


但是处在强烈的视线下显然没法好好的享受太阳下的午睡,そらる拍掉裤子上的草屑,一脸无奈的跟着まふ跳进了兔子洞,就像故事里一样,最开始是笔直的走廊,然后突然向下转变成了深坑。

感受着重力对身体的拉扯,孩童时期读过的故事一点点浮现在脑海里,爱丽丝梦游仙境吗?坑壁上有许多橱柜和书架,甚至还有标着【橘子酱】的罐头,暧昧不清的记忆明朗了起来。

往下掉着,仿佛没有尽头一样的长长的通道,在そらる快要睡着的时候,他终于掉到了一堆枯萎的树叶上,这堆东西并没有起到多少缓冲的作用,そらる揉着帅的生疼的屁股爬起来,兔子先生まふ从前方通道的拐角探出头来,红红的眼睛就那样直愣愣的看着他。

既然已经跟到了这里,就顺着故事走下去吧,そらる来到了那个有许多门的大厅,打开那个十五英寸高的小门,喝下了带着“喝掉我吧!”纸条的药水,药水混合着药膳咖喱的味道,相当的微妙。


他缩小了,但是没能进去那个小门后的花园,路上有一只老鼠,一只鸭子,一群已经灭绝的动物,渡渡鸟什么的。そらる被要求讲一个有趣的故事,但是途中动物们就睡着了,这时兔子先生已经不见了。

然后他被突然出现的大型犬追着跑进了一片茂密的森林,“如果没记错的话… …”他看见了那个比他还高一点的大蘑菇,扒着边缘向上看了看,与穿着毛毛虫布偶装的ろん酱对上了视线。


“… …”“… …”一阵沉默之后,そらる转身就走,“等等!别走!”ろん酱咕噜嘟从蘑菇上站滚了下来,“我有重要的话要讲!!!”そらる只好站在原地等她撑着沉重的布偶装爬起来,“吃那里的蘑菇可以调节身体的大小!”他低下头,大蘑菇下面密密麻麻,颜色诡异的蘑菇们跟他打了个照面。


尝过了颜色诡异的蘑菇后,他来到了公爵夫人的房子,门口的青蛙仆人依旧有着故事里那样令人费解的思考方式。厨师在煮着加了过多胡椒的汤,炉子旁边笑嘻嘻的不是猫咪,而是长了猫耳的成濑。

这次他很干脆的转身就走了,不过柴郡猫成濑跟在他身后飘着,“左边住着疯帽匠,右边住着三月兔,你想去拜访谁?虽然两个人都是疯子。”

“我不想去拜访疯子。”他想睡觉。

成濑浮在空中转了个圈,然后消失了,“那就没办法了,随便走吧,按你的想法。”

随便选了一边走下去,路的尽头有一幢长了兔耳的房子,天月和りぶ正围坐在桌边喝茶,两人似乎在讨论着什么奇妙的问题,天月头上的兔耳晃得相当剧烈。

那么りぶ就是疯帽匠了?似乎还挺合适的,そらる偷笑,桌子上呼呼大睡的狸猫翻了个身,嘀嘀咕咕地好像在说梦话。


そらる谢绝了两人茶会的邀请,继续走着,然后他看到了花园里有几个正在将白玫瑰涂红的园丁,“这是怎么回事,我的花园为什么会出现白玫瑰?你们统统都要被砍头!”出现的是穿了大红礼服的luz,“果然是红心女王吗… …【queen of heart】”

就在他想要拒绝槌球游戏对决的时候,耳边响起了熟悉的铃声,于是眼前的景象一口气摇晃模糊了起来。

后背能感受到柔软的床铺,そらる花了一点时间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睡着了,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是“まふまふ”,脑海里浮现出一对雪白的兔耳让そらる有挂掉电话的冲动。

“… …xxxx”“… …xxxxx”什么呀那家伙,重新靠在枕头上,刚才莫名其妙的梦境越发鲜明了起来,莫非是快到生日了所以潜意识想要和自己认识的人一起玩吗?

沉重的睡意再次笼罩了大脑,总之… …明天… …生日… …彩排… …房间里再次响起了安静的呼吸声,晚安。







热度(26)

© 澪树 | Powered by LOFTER